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钟笑玫

  9月8日,河北石家庄。一男子在菜市场抢夺一女子的挎包,女子儿子上前阻止,被该男子用刀捅死。其间该男子又将一热心市民扎伤,最终该男子被群众制服。(01:08)

  虽然案发已多日,事发地地上的血迹仍未完全消散。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小雯子。”9月8日上午6点56分,齐雯收到丈夫翟家成的QQ消息。此刻,她还在睡梦中。可能没见回复,翟家成只发了这一句。

  10分钟后,齐雯的丈夫“就没了”。

  “像做梦一样,到现在都不愿相信。”9月11日,齐雯擦着眼泪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位于“幸福街”的石家庄市无极县城东中铺菜市场也成了齐雯的婆婆曹芳最悲伤的回忆:8日上午7点10分左右,23岁的翟家成为保护险遭抢包的母亲曹芳,被31岁男子张兴持刀捅死。

  翟家成的死,使这个多名成员残疾、患病的家庭“和天塌了一样”。曹芳斩钉截铁说,“我只要他杀人偿命。”

  澎湃新闻调查发现,嫌犯张兴或有精神病史。

  对此,国内刑法专家钱列阳表示,秉持法治精神,张兴最终受何种制裁,需看案件调查和司法鉴定情况。

  “倒地上嘴就紫了,连一个‘妈’都没有喊出来”

  9月11日中午,无极县张段固镇南汪村翟家,弥漫着悲伤。摆在堂屋正中的翟家成遗像,年轻、朴实,也有些帅气。

  翟家成的父亲已经3天没有吃饭。担心原本身体就有残疾、患病的几名家属精神崩溃出现意外,事发三天后,也就是11日下午,翟家成被火化安葬。

  儿子虽已入土为安,曹芳的自责却越来越深。在她看来,儿子是为保护她死的。

  翟家的遭遇引发同情,许多陌生人通过亲朋好友转来7000多元捐款。

  翟家在南汪村头开了个超市。案发的9月8日,曹芳去县里进货,让翟家成陪她一起“壮胆”——案发3天前(9月5日),曹芳在城东中铺菜市场进货时,遭一陌生男子抢包,她侥幸驾面包车逃脱,但“吓得直哆嗦”。

  超市是翟家成爷爷传下来的,早些年是个小卖铺,迄今已经32年,客源主要都是同村的村民。翟家成的父亲幼年患小儿麻痹症残疾,行动只能靠手动摇椅和爬,所以多年来,曹芳每天早晨四五点都要独自去县城进货。

  曹芳进货时一般会带2000元现金。谨慎的曹芳每次到县城进货,都会将手机挂在脖子里,手包夹在腋下,而且用手指扣着手包绳带。

  9月8日是翟家成陪母亲进货的第3天,翟家成把车停在幸福街与四巷交叉口,在车里等母亲。

  7时左右,进完货的曹芳走向停在三米开外的面包车,正准备上车时,就感觉有人拽她的手包。当时包里还剩800多元。曹芳一扭脸,发现正是3天前试图抢自己包的男子,便开始打哆嗦。

  这一幕被坐在驾驶室的翟家成看到,他立马下车质问男子“做啥”,男子称“抢劫”。翟家成便说“这是我妈,你抢她包干啥”。男子称“就是抢劫”,便开始夺包。

  “俺小子手一推,他(歹徒)抱着包跑了两步,转过身,我看他手里已经多出来一把刀(约20厘米长)。我就喊俺小子跑,他不跑,还把我往他后面扯。”事情发生太快,接着,曹芳便看到儿子捂着胸口倒在地上,“身上两个血窟窿往外冒血”。

  曹芳跪倒在儿子身上,捂着两个血窟窿,哭喊着“求求你们救救俺小子”。她回忆说,儿子倒地上嘴就紫了,连一个“妈”都没有喊出来。

  鲜血染红了翟强的白色短袖,曹芳挂在脖子上的手机屏幕也沾满了血。“求求你们啊,俺家就一个小子,俺小子又老实又听话。俺小子要没了,我都没法活了。”曹芳凄厉的哭喊,令现场群众心痛,有人帮忙报警,有人清理道路以便120到来,还有好心人拿钱给曹芳准备医药费。

  不幸的是,翟家成最终经送医抢救无效死亡。事后家人了解到,行凶男子名叫张兴。在制服张兴的过程中,鸡蛋摊贩、见义勇为者吕保民被扎伤,后送医治疗。

  视频显示,警察将被群众制服扣在木箱里的张兴拽出来进行控制时,张兴正在叫嚷,穿着一件疑似仿制的背后有“特警”字样黑色服装。

  “他像一个支点,撑着天平两端两个家庭”

  事后每每看到丈夫翟家成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视频,齐雯都忍不住落泪。

  因为熟睡,错过了丈夫翟家成生前和她的最后一次联系。齐雯往前翻聊天记录,前一天几乎同样的时间(6点57分),翟家成问齐雯“醒着没有,这没有整只的鸡,只有散的,或者你说个别的想吃的,炸鱼、螃蟹”。

  “像做梦一样,一觉醒来,他就没了。”齐雯说,她到现在都不愿相信。

  邻村的齐雯和翟家成同龄,齐雯是翟家成的初恋,两人相亲恋爱半年后结婚。翟家成从不给自己过生日,但从未忘记结婚纪念日和齐雯的生日。

  在家人眼里,翟家成从小到大特老实,“不会说,但会默默地做”。

  翟家成的爷爷因脑血栓偏瘫,需要端屎端尿;奶奶是聋哑人,智力不太正常。两位老人和这对小夫妻住在一起。而翟家成父母因为要守着24小时不能离人的超市,每天在超市吃住。翟家成专科毕业,原本在外地有工作。但婚后,为照顾爷爷奶奶、帮媳妇带女儿,同时兼顾超市搬卸、送货,他辞职回到老家。

  “他就像一个支点,撑着天平两端的两个家庭。”齐雯说。

  翟家成把自己卷进泡沫垫,让女儿站在上面踩自己开心。 受害人家属提供

  翟家成是个“女儿奴”。怕热,但大热天空调只开到28℃。还把自己卷进泡沫垫,让女儿站在上面踩自己开心。

  齐雯说,怕女儿要爸爸,她把结婚照取下放到卫生间。两岁的女儿却突然懂事一样,不哭不闹,只有一次上卫生间时,突然静静摸了摸结婚照上爸爸的脸。

  照片里,翟家成光着膀子躺在沙发上,女儿趴在他怀里。父女俩笑着,幸福仿佛要从照片里溢出来。

  “成成没了,这个家和天塌了一样。”齐雯说。

  翟家的遭遇,经媒体报道引发社会关注,许多好心人纷纷捐款,累计已有7000多元。

  9月11日当晚,安葬完翟家成,曹芳忍着悲痛,和家属拿着见义勇为锦旗和礼品,到无极县医院看望制服张兴过程中受伤的吕保民。吕是退伍军人,被捅了5刀,其中两刀很危险,目前已度过危险期清醒过来,但还在ICU。见到吕保民妻子,曹芳一下子跪倒在地,“大哥是我一辈子的恩人”。

  曹芳说,在她呼救过程中,许多好心群众上前阻挡行凶者,吕保民最先挺身而出,“要不是他们一起帮着,我也死了”。

  谈到嫌犯张兴时,曹芳没有掩饰她的愤怒。“我只要他杀人偿命。”她斩钉截铁说。

  嫌犯父母哥哥均过世,未婚独住

  案发后,无极县警方发布案情通报称,目前,张兴涉嫌故意杀人已被刑事拘留。

  张兴家的院里,杂草丛生。

  张兴住在南汪村相距约5公里外的无极镇房家庄村。澎湃新闻在村中走访时发现,部分村民提起张兴,称其有“疯病”。

  澎湃新闻了解到,张兴的父母、哥哥均过世多年,他未曾娶妻,独住平房小院。

  村民们推开被铁丝虚系着的院门,院里杂草丛生,屋内杂物堆积,厨房早已废弃。村民们称,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张兴卖掉换钱花了。

  多名村民介绍,张兴家三四亩地被包出去,每亩每年收入2000元。有时,张兴会到县城打工,但回村里时,会把音响放在门口“成天成夜放歌”,晚上还去敲邻居家的门,有些邻居被吓得不敢开门,甚至不敢在家住。平时,张兴还会问村民要钱,十块八块的,有时也要吃的。

  张兴的卧室。

  “有次他要钱我没给,我打牌输了,他骂我活该。”一村妇说,如果说要给张兴介绍媳妇,张兴会傻乐。

  多名村民表示,多年前,张兴精神就不正常,还去石家庄市八院治疗过,“有事你得顺毛捋”,不过,张兴不犯病时,“机灵着呢”。

  “他绝对是正常人。”对张兴有“疯病”的说法,曹芳表示难以接受。

  曹芳此前对澎湃新闻说,她9月5日遭张兴抢包侥幸躲过后,曾准备报警,但菜市场有人和她说:“你报了警(他)接着又出来了,他知道你报警,出来更厉害。”曹芳表示,闻听此言,她没敢报警。曹芳没解释为何摊贩说“报了警接着又出来了”。

  曹芳坚持,张兴是个正常人。她强调,张兴抢包伤人时,看起来并无异常,“他还在县城打工呢”。

  澎湃新闻获悉,张兴曾在县城南环的民族饭庄端菜收盘。对此,老板直言“后怕”,他称,张兴曾来打工,走一段后又回来,每月工资2000元,总共支取工资16500元。3个月前,饭店装修停业。案发前一二十天,张兴还将剩余五六千元工资结清领走。“他以前总说让给他存着,娶媳妇用。”

  在老板看来,张兴算正常,但很邋遢,身上有味,不爱说话,总独自吃饭,大家也不愿意和他一起吃。他没见张兴吃过药。

  澎湃新闻在张兴家,看到三四种对精神病阳性有效、用于焦虑镇静失眠抗癫痫和抗惊厥、治疗躁狂症抑郁症类的药。药瓶都很旧,里面还有药,但时间已很长,最早的有效期至2009年,最晚的有效期至2014年2月。

  房家庄村卫生室家庭医生李彦江9月11日告诉澎湃新闻,多年前筛查时,无极镇卫生院将张兴报到石家庄市八院,确诊为精神分裂症。

  张兴是否有精神病史?对此,无极镇卫生院、无极县疾控中心均未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石家庄市八院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不能私自透露病人信息,但已让无极县疾控部门核查,如果是纳入国家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网络的贫困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系统是多级联网的,村里也能查到。

  有菜市场摊贩表示,自己一两年前曾遭张兴抢烟,但未报警。在案发现场,警察听闻后记了他的联系方式,这几天通知他去做了笔录。

  张兴是否有精神病史?是否有案底?对此,无极县公安局民警、无极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均向澎湃新闻表示,案件正在侦办,情况不便透露。

  专家:有待案件调查和司法鉴定

  9月11日,国内著名刑法专家钱列阳向澎湃新闻表示,若张兴是正常人,非精神病人,其情节毫无疑问是故意杀人、抢劫,且情节恶劣,很可能被处以极刑。

  张兴家过期的治疗精神疾病类的药物。 

  钱列阳介绍,因张兴或有精神病史,若其是精神病人,法律规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定的,不负刑事责任,但应责令其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尚未完全丧失或者控制自己行为的精神病人犯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如果是间歇性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钱列阳指出,根据目前的情况,司法机关应当会为张兴指定律师。秉持法治精神,其律师应根据情况确定是否为其申请司法鉴定,其最终受何种制裁,需看案件调查和司法鉴定情况。

  此外,钱列阳表示,不断见诸报端的精神病人伤人杀人案件,凸显对精神病人的救治救助,以及加强收治和管控肇事肇祸精神病人制度,均需进一步落实。

  据可供查询的无极县民政局系统,自2014年第三季度起,张兴进入该县低保名单,每月领取170元左右低保金。2016年8月起至12月,名单中查询不到张兴。2017年1月至11月,张兴的名字又出现在名单中。无极县民政局低保科工作人员表示,张兴手写的低保申请理由为“单身,生活困难,有病”,但没写明身患何病。

  据公开资料,贵州警官职业学院侦查系副主任廖志红在2014年发表的论文《精神病人暴力犯罪特点及对策探析》中指出,据统计,精神病人的肇事率为10%。目前,我国对精神病人监护工作,经常是家庭迫于经济压力无力照看,居委会、村委会既无专门经费,又不愿意接手这项有难度、有危险的工作……

  澎湃新闻查询到,河北省卫生计生委今年6月7日,作出《对河北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第1721号建议的答复》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河北全省在册严重精神障碍患者31万余人。《答复》介绍了八项该省不断完善精神障碍患者救治救助政策。

  其中,在国家的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项目中,专门划拨资金用于贫困患者的免费服药,为纳入国家严重精神障碍管理治疗网络的贫困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免费发放治疗所需药品;财政的专项资金救助。省财政在2012-2017年五年间,累计对精神卫生事业投入超1.5亿元,用于重性精神疾病的筛查、治疗和管理。石家庄市作为国家精神卫生综合管理试点城市,地方财政划拨专项资金,对符合救助条件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凭民政部门(不含辛集市)出具的城乡低保/农村五保对象证明,到定点医疗机构住院治疗,出院时合规住院费用的自付部分,按照救助政策,全部由相关政府部门承担……

  不过,《答复》指出,救治救助政策还存在保障水平低、财政资金有限、医保政策不完善等问题。下一步,将积极协调财政、民政等各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医保政策,将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列为重点保障对象,加强对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的救治救助,降低严重精神障碍和慢性精神障碍患者住院治疗个人负担比例;协助公安部门加强肇事肇祸患者及高风险患者管理,保障患者得到及时治疗。

  (文中翟家成、曹芳、齐雯、张兴均为化名)

  本期见习编辑 周玉华

  推荐阅读